農民花8000元自造飛機(組圖)

發布時間  2012-03-01

  

從沒坐過飛機的他,花8000元自制飛機

  

花八千元他就造了架飛機

  

妻女覺得“天上不安全”

        丁世錄說,“我心中還是有數的”

  晨霧中,一架簡易飛機騰空而起,起飛后飛機就開始向左側傾斜,在空中劃出一段曲線,僅僅十幾秒時間,就墜落在路邊的苞米地內……這一幕令市民盧俊濤吃驚異常。他哪里會想到,這部簡易飛機和駕駛員都是第一次離開地面,飛上天的這架簡易飛機,渾身上下都是從收購站“走”出來的。

  第一次飛

  以“空難”結束

  被制造者丁世錄命名為“KB73”的飛機,一眨眼就從晨霧中沖過去,隨后在前面較寬闊的地方掉頭,當再一次沖回來的時候,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轟鳴聲。此時,過路者盧俊濤已經下車,他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切,眼中透出疑惑的目光。

  轟鳴聲逐漸離開地面,隨后偏離了公路,最后奔向了苞米地,隨后轟鳴聲消失,周圍一片寂靜。盧俊濤趕緊奔向轟鳴聲消失的地點,他看到幾個人向外推著一架簡易飛機,飛機上用白色鉛油書寫的“KB73”格外顯眼。

  簡易飛機左前輪斷裂,后輪軸也傾斜,連接處的多處焊點開焊。簡易飛機的左側前翅因剮蹭,使得整架簡易飛機出現扭曲狀,一些泥土還附于上面。

  簡易飛機的駕駛員叫丁世錄,并沒有因意外的“空難”受傷,只是顯得沮喪了一些。丁世錄告訴盧俊濤不要害怕,飛機是他自己造的,是這架飛機的第一次試飛,動平衡沒掌握好,應該添加一個左側的平衡翼。

  “KB73”首飛飛離地面2米多高,飛行了五十余米的距離。

  有部影片描寫的就是農民造飛機,講的是小人物劉高興志向高遠,從農村來到西安的他,經歷了很多前所未有的事情,無論是被迫以賣廢品為職業,還是積極幫助按摩女郎,無論是和朋友五富的互相鼓勵,還是和那些與他一樣生活在最底層的鄰居們說說笑笑,劉高興沒有因為環境而改變一絲一毫,他幫助別人實現上大學的愿望,滿足朋友五富的“遺愿”坐上飛機盤旋在西安城的上空,正是因為這個動力,農民劉高興真的實現了造飛機飛上天的愿望。

  丁世錄就是現實版的劉高興。十幾年前,丁世錄看到一本關于航空知識的雜志,在被航空知識吸引的同時,丁世錄就想嘗試造架飛機。為了掌握和感受到翅膀升力,丁世錄特意用紙張圍成簡易翅膀,感受不同角度下,速度與升力的關系。

  研究了一段時間后,丁世錄覺得,造架飛機也并不難,雖然自己是名農民,只要有決心就沒有做不成的事。從這一刻開始,丁世錄開始了造機舉動。

  真正造飛機是從一年前開始的,這個時候,丁世錄已經離開了老家本溪桓仁,在沈陽打工近十年。有修車的基礎,還有多年的積累,丁世錄覺得可以動手了。

  雖然制造的是架簡易飛機,但是材料一樣也不能少。發動機就是個大問題,既不能太重,也不能馬力太小,丁世錄最終選定的發動機,是一輛本田400型號摩托車的馬達。丁世錄還認真為這臺馬達稱過體重,整整80公斤。接下來是簡易飛機的骨架和翅膀,鋁合金是骨架最理想的材料,翅膀則使用的是雨棚塑料。

  拉線都是自行車的線閘線,拉桿盡量選擇使用鐵線構型。簡易飛機只使用了一個螺旋槳,是用玻璃鋼纖維制作的,就連惟一一塊擋風窗,也是用透明的塑料包裹的。

  為了造出來這架飛機,丁世錄花費了6000元,絕大多數材料都是從廢品收購站購買的,當飛機造好后,丁世錄發現,很多材料不堪重用,只好返工挑選材料,為此又花掉了2000元的材料費。

  目前,丁世錄在一家汽車維修點打工,每個月的收入在2500元左右,除了留下必須的生活費用外,工資幾乎都購買了材料。“造飛機如同無底洞,多少錢都能填進去。”丁世錄總是對身邊人說,“我是農民不假,但是我想造架飛機,還想成立一家航空俱樂部,我非要把破爛兒飛上天。”

  航空運動協會愿派人指導造出飛機后必須申請飛行空域

  對丁師傅造飛機一事,記者采訪了遼寧省航空運動協會主席劉翼。劉翼告訴記者,他對丁世錄個人造飛機的事情很感興趣,航空運動協會也將積極鼓勵、支持。“遼寧航空運動協會可以派出一個工作組,對丁世錄的飛機進行參觀和指導,可以免費對造飛機所使用的材料的強度、氣動等方面問題,提出有針對性的建議。”劉翼說。

  劉翼告訴記者,目前個人造飛機的案例比較多,其中農民身份的更多。而造飛機涉及強度和氣動等多種知識,一般人未經系統學習,無法很好掌握造飛機的理論。

  相對于制造飛機所產生的困難,劉翼認為更難得其實是造出飛機后申請飛行空域,“如果沒申請到空域就強行起飛,那就是非法飛行。”劉翼說,我國目前對低空領域管制還是比較嚴格的,每次飛行必須向軍地航空管理部門申報,經批準后方可飛行。所申請的空域內容包括高度、范圍等數據,而這些僅僅只是對飛行的要求。

  對飛行器的要求更加復雜,須向有關部門報備型號、定圖、性能參數等資料,經過多部門審定后,才能夠獲得生產批準許可。對于個人研發飛行器來說,這個過程不僅漫長,耗資巨大,最后獲批的可能性也比較小。

  記者了解到,空域申請、飛行器生產、飛行執照是駕駛飛機上天飛行的三大必須要件。僅考取飛行執照一項,就需要40小時左右的飛行訓練,平均一小時花費2000元,而對于沒有實力購買飛機的愛好者來說,拿到一本私人駕照至少得13萬元左右。

  妻女覺得“天上不安全”

  丁世錄說,“我心中還是有數的”

  妻子堅決反對丁世錄造飛機的行為,認為這是“燒錢取樂”,因此十幾年來一直也沒說過同意兩個字。惟一的女兒已經在鞍山安家,每次給父親打電話都要說,“天上不安全,地上那么大,在哪呆著不好啊。”丁世錄承認,女兒是為了他好。

  丁世錄的女兒告訴記者,他父親造飛機已經著魔了,親朋好友都勸說不得,時間一長大家也就不再議論了。“我沒借上過他的光,也不指望他能夠給我留下什么財產,但是自己造飛機飛,聽著都覺得危險,我們擔心他呀。”

  丁世錄表示,雖然妻子、女兒都反對,但是一家人從沒有因為這件事紅過臉,“反對歸反對,關心還是關心。”親人們主要是擔心安全問題,“只要我多加注意,就會沒事,我心中還是有數的。”丁世錄說。

  當記者提及飛行是否“合法”時,丁世錄表示,他都是找人少的地方測試飛機,“只要自己多注意,別人也不會管太多。”丁世錄告訴記者,他一般都選擇地勢平坦開闊,空中沒有高壓電線的地方測試,而且也特別注意附近有沒有飛行航道的存在。

  “老丁是個不惹事的人,就讓他自己鼓搗吧。”丁世錄的妻子說。

  丁世錄不是一個人在戰斗

  一起工作的3名修理工是他的幫手

  “飛機要想飛上天,你說得幾個人?”記者一怔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丁世錄的問話,丁世錄卻自問自答,“再有仨幫忙的就成!”丁世錄告訴記者,為了讓這家簡易飛機飛上天,與他一起工作的三名修理工,都成為他的幫手。

  小劉師傅告訴記者,起初他也不理解丁世錄造飛機的想法,覺得每天干活都很累了,還有閑心鼓搗飛機,真是“吃飽了撐的”。后來看到丁世錄不僅舍得工資,而且舍得大把時間和精力,他也開始把注意力轉向了丁世錄的飛機,沒想到,自己還跟著學習了不少知識。

  每次推飛機上路,小王和小趙也都得跟隨著,起飛前,需要兩人幫助平衡機翼,飛機發動后還需要跟隨一路快跑,直至他們跟不上飛機的滑行速度。在這個過程中,小劉則需要壓住飛機的尾翼,雖然也是為了保持飛機起飛前的平衡,但是小劉的任務更重大。

  丁世錄告訴記者,其實沒有他們三個人,自己的飛機也能夠飛離地面,但是他需要這三個人的幫忙,有了他們三個人,自己可以覺得“不孤單”。

  由“停機坪”到“飛行跑道”的距離,丁世錄估算至少有5公里的距離,這段距離都是國道公路,往來車輛比較多,丁世錄每次都趕在東方出現魚肚白時,從“機庫”里拉出來自己的飛機,盡快趕到“飛行跑道”區域測試。同時,他需要幫手在旁邊看著,避免與其他車輛或者早上下地的農民發生碰撞。

  “在地面上跑,飛機就是臺拖拉機,我能開到60邁的速度,再快就不安全了,這個時候也能感受到輕輕起飛的感覺”,丁世錄說,那種感覺太好了,三個幫手一直試圖幫著駕駛,都被他“堅決制止”了。

德州牛仔刷水 浦发银行股票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-爱彩乐 各地警方打击外盘期货 11选5杀号技巧99算法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手机板 顺发股票炒股平台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 今日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 上海快三福彩发行地址 5000元炒股一年赚多少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股票配资平台怎么赚钱的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app